八仙會館
 
» 遊客:  註冊 | 登錄 | 幫助

RSS 訂閱當前論壇  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      
標題: 我的鋼琴老师(世界日報 2021年10月16日)  
 
张凤
註冊會員
Rank: 1



UID 230
精華 0
積分 0
帖子 165
閱讀權限 10
註冊 2012-10-28
狀態 離線
我的鋼琴老师(世界日報 2021年10月16日)

1975年,我在香港銅鑼灣法國聖保祿醫院物理治療部當助手,住在醫院的職工宿舍裡。有一天,同事江姑娘拿著一則報紙廣告走來,內容是位於北角的《南方音樂社》創立,老師都是來自國內著名音樂學院。教學的種類繁多:有鋼琴、小提琴、各種民族樂器、聲樂、樂理等,學費亦不貴,每月只需60港元,每周上一堂課。

江姑娘想學琵琶,而我從小學過鋼琴,想想可以到醫院對面的《粵華琴行》租琴來練,便和她一起到了《南方音樂社》。這是北角一間很普通的單位,約1000多平方英尺,一廳三房。盧老闆是一個愛好音樂的香港中年人,他在一個偶然的場合,認識了這群才華橫溢、剛到香港不久的音樂界人士。由於人生地不熟,他們空有一身技藝,為了餬口而用非所學。所以盧老闆開設了這個音樂社,介紹他們給香港人認識。

江姑娘跟了一位從北京中央音樂學院來的老師學琵琶,而我則跟武漢中南音樂學院的黃慶雲老師學鋼琴。

黃老師是一個琴技高超、教學經驗豐富的音樂學院老師,在她的嚴格指導下,我改正了小時候彈琴的不少壞習慣,第二年就通過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六級鋼琴試。我對南方音樂社的老師們,亦有了充分的了解,他們都是印尼華僑,在六○年代初印尼政府排華時返回中國。

印尼獨特的歌舞文化,使從小在那兒長大的華人亦充滿藝術細胞,所以他們回國後多進入音樂學院和舞蹈學校。

黃老師和她的先生翁老師祖籍都是福建,他倆小時候都是當地有名的音樂神童,翁老師拉小提琴,黃老師彈鋼琴。在黃老師12歲時,雅加達電台就為她彈奏的樂曲錄音,在全印尼播放。當她才20歲時,印尼排華,這對戀人結伴返回中國,並一同考進了中南音樂學院。由於成績優異,畢業後都獲留校任教。婚後不久,生下了大女兒,他倆對前途充滿希望,給女兒起了個名字叫「春曉」。

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,作為出身大資本家的音樂學院教授,他倆被送到「五七幹校」勞動改造,業務荒廢,每天都要寫自我檢討,還要帶著剛學走路的春曉,生活十分艱辛。幾年後,學校復課,但他倆對這個國家已經失望。這時小兒子出生,起名「勁松」,因為他倆知道,前途坎坷崎嶇,必須像松樹一樣堅韌,才能生存。

1974年,當他們得知印尼歸僑可以返回出生地時,立即辦妥了所有手續,於1975年初抵達香港,當時春曉13歲,勁松5歲。

到香港後,翁老師考進了香港管弦樂團,黃老師在南方音樂社任教,約兩年後,她就在醫院對面的灣景樓供了一個單位,自立門戶了。我一直跟她學琴至八級鋼琴考試,於1979年初和外子移民美國才停止。

春曉中學畢業後,到紐約音樂學院取得了聲樂碩士學位,並在激烈的競爭中,拿到了百老匯歌劇《國王與我》皇后的角色。黃老師夫婦和兒子後來也移民來美國,黃老師繼續挑起家庭重擔,以教琴在紐約再次打開了一片新天地。翁老師已經在十多年前去世了,勁松在紐約事業有成,獨生女兒是當地音樂神童,在一所特為培養音樂天才的專門學校裡,跟隨名師學習。

我一直和黃老師保持聯繫,今年她已經80多歲了,仍在教授鋼琴。黃老師是我生命中最尊敬的人之一,她獨立自強,彈著鋼琴走天涯,天生我材必有用。前半生不斷逃亡,逃離印尼,逃離中國,逃離香港,最後到了美國。她在我的心裡,是如此之高大,就像一棵傲立在天地間的勁松。
2021-10-16 23:04#1
查看資料  Blog  發短消息  頂部
       


  可打印版本 | 推薦給朋友 | 訂閱主題 | 收藏主題  


 


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  Powered by Discuz! 4.1.0 Licensed  © 2001-2006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38869 second(s), 7 queries

所有時間為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024-7-21 20: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