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仙會館
 
» 遊客:  註冊 | 登錄 | 幫助

RSS 訂閱當前論壇  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      
標題: 大哥的玉扳指(世界日報2021年11月6日)  
 
张凤
註冊會員
Rank: 1



UID 230
精華 0
積分 0
帖子 165
閱讀權限 10
註冊 2012-10-28
狀態 離線
大哥的玉扳指(世界日報2021年11月6日)

閒來無事,拿出大哥送我的一些玉器把玩。看著這一小堆玉戒指,其中有幾枚特別厚實,和普通戒指不同,叫作「扳指」。我的思緒不禁回到了一九六六年底的一個周日下午。

時光返回一九四九年底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父親結束在香港的肺科診所,帶著我們一家九口(外婆、四個哥哥、姐姐和我)返回廣州,在和平東路一幢四層洋樓的樓下開設診所。上面三層是我們一家居住的地方,當時我一歲。

大哥比我大十一歲,一九五九年畢業於武漢醫學院,本來留在湖北工作,染上肝炎後返回廣州休養,病好後就留在廣州金花衛生院工作。大哥愛好古玩玉器,對這方面頗有心得,亦算闖蕩過江湖,見多識廣,侃侃而談,是一個到處都受歡迎的人物。記得我還是一個小姑娘時,就愛跟大哥到「爛馬路」逛「天光墟」。人們說,擺賣的東西有些是見不得光的,大哥專尋玉戒指、玉佩、玉墜、玉雕小動物……,而我則專注在從香港走私進來的各種塑料玩具。

一九六六年文革爆發,由於爸爸是私人開業醫生,屬於走資本主義道路的「牛鬼蛇神」;在那血腥的八月,父母慘遭多次批鬥和抄家後,九月連待業在家的姊姊也不能倖免,三人一起被遣送回故鄉新會。二哥和四哥大學畢業後,都留在北方工作;三哥是中醫,在廣州荔灣衛生院工作。九月底的最後一個周日,派出所把留在廣州的外婆、大哥、三哥和仍在讀中學的我,趕出了居住的四層洋樓,搬到十三行榮陽街一間沒有水電、沒有廁所的小木屋裡。

門口旁邊有公共水龍頭,我幫外婆在屋外的蜂窩煤爐上煮好晚飯,在微弱的火水燈光下,我們四人圍著爸爸的大書桌,吃著只有青菜和一罐鳳尾魚的晚餐。晚飯後,鄰居們都過來看我們,他們都認識我的父母。

榮陽街在十三行靠南面,是南北走向的一條崛頭小巷,巷頭是「利口福飯店」,小巷裡住著五戶人家;利口福老闆冼老二一家住在我家對面,他家的五個男孩仍在讀中小學,其餘各家都有在學的男女孩子。

夜深了,我們上床睡覺,度過了在榮陽街的第一夜。第二天早上起床,我趕快到麵包鋪買了幾個菠蘿包。哥哥們已起床,三哥精神還算好,大哥則兩眼呆滯,外婆不斷對他說:「留得青山在,唔怕無柴燒。」哥們吃完早餐就騎自行車到各自的衛生院上班;我很擔憂,大哥的舉動像一具行屍走肉。

原來風趣幽默的大哥變得沉默寡言,在家的時候,多坐在大書桌旁,香菸一根接一根地抽;外婆陪著他,用人生經歷開解他,過了一段時間,大哥的眼睛才恢復了光彩。

學校已經停課,榮陽街的孩子們都不用上學,白天在街上扎堆玩耍;假日時,三哥會在家門前「練大隻」,男孩子們都會跟著健身舉重。

年底一個周日下午,大哥把被抄家時藏起來的寶貝拿出部分來把玩,桌上放著十幾枚玉戒指,聚在家門口的孩子們都走了進來,圍著大哥。大哥讓他們用放大鏡逐枚觀看,並解釋玉的成色及年份,其中有幾枚扳指。

扳指多是尚武的達官貴人佩戴的,是一種射箭工具,戴於拇指,正下方有一個槽,用來扣住弓弦,防止射箭時急速回抽的弓弦擦傷手指。大哥突發思古之幽情,感性地對孩子們說:「你們今天撫弄著的這些扳指,可知道在過去的日子裡,有人曾經戴著它在彎弓射箭。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……」孩子們瞪大眼睛看著搖頭晃腦吟詩的大哥,一臉佩服。我看到了大哥的臉上,重新有了生氣和笑容。

以後的日子,大哥在家時,孩子都愛圍著他,聽各地奇聞軼事和古今中外的故事。孩子們與他們的父母有什麼小病小痛,大哥會給予治療或適當建議,他在榮陽街成了受歡迎的人物。健談傻樂的大哥又回來了。

一九七八年父母獲得平反,返回廣州,全家搬回和平東路的洋樓,但外婆已在兩年前去世。大哥在二○○二年病逝,我返回廣州,媽媽交給我一個盒子,說是大哥留給我的;打開一看,是各種各樣的玉器。北加州的陽光從窗外射進來,我撫弄著的玉扳指,在陽光下發出溫潤的光澤。玉扳指令我懷念起大哥,大哥,您好好安息吧!
2021-11-6 22:36#1
查看資料  Blog  發短消息  頂部
       


  可打印版本 | 推薦給朋友 | 訂閱主題 | 收藏主題  


 


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  Powered by Discuz! 4.1.0 Licensed  © 2001-2006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38626 second(s), 8 queries

所有時間為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024-7-21 22:01